微茫……

【启红】堂口戏

太喜欢了,强烈推荐

汣尘:

※张启山x二月红


与电视剧无关,与电视剧无关,与电视剧无关,重要的话说三遍!!


启红本就年下,本文为年轻时候的佛爷和很宠溺的二爷,不接受任何性格讨论,设定都是我的,这是我理解和喜欢的启红,不能接受自动离开


※R18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这长沙城有谁不知道那人,男人惧他,女人敬他,孩童更是崇拜他,大家都真心唤他一声“张大佛爷”。佛爷喜欢看戏,特别是那红家少当家的场子,只要他在这长沙城必去捧场,开始时他会包下那台下最好的位置,清一色的军装马靴,惊得普通百姓仓皇而散,最后多半就变成了专场。后来,时间长了也不知是怎么了,兴许是扰了红二爷的兴致,之后佛爷就多半一人立于二楼的围栏边听着看着,举手投足间带着血染双手的漠然,但那眉眼间却柔的不得了,眼中也就只容得下那一人了。


 


那一天红二爷照例申时在堂口开戏,台下无一空席,随着锣声响起戏起,这唱了千百回的曲观众似也听不厌,二爷这一举手一抬眸一转音,媚得多少有心人。偶然间,熟悉的军装撞进了视线中,算来也该是那人归来之日,微扬的嘴角让那久不清波澜的眼眸中多了一丝难掩的情绪,只是好像并不是那人。站在人群之后的副官对上二爷投来的视线,下意识并拢脚跟,抬手敬了一个标标准准的军礼,然后摇了摇头,这让二月红的心猛然沉了一下,看来那人多半是出事了。二月红从未觉得曲子有这么长,当他终是唱完这台戏稍稍走下台,早就等在那里的副官领着他快步走向了后台。二月红素来不喜生人进他这房间,就连自家伙计们也都止步于这门槛之外,敢私进的也就只有那人了。果不其然,推开门那人正侧卧在那张藤椅上眉间紧皱,屋子里有着一丝血腥味,这人这觉估计也睡得不踏实,二月红回头朝张副官微点了点头,等到房门被轻带上房里只留下他们二人的时候,二月红才放轻了脚步走到了那人身边,指尖轻抚着侧脸,然后点在那眉心轻揉着化开了那里的深壑。没见着人的时候心里火急火燎的,不知这崽子又在哪惹了什么事带了一身伤回来,这见着人了心也就定下来了,转身在那镜前坐下来开始卸弄那一脸的脂粉。


 


“红儿。”


“乱叫什么呢。”


“二爷。”


 


二月红感觉到那从身后袭来的熟悉气息下一秒就被抱了一个满怀,贴在后背的身体体温略高一些,手上的动作稍停顿了一下,从镜子里看着站在身后的那人弯下腰把头埋进自己的脖颈磨蹭着,热热的呼吸洒在略散开的衣领碰到裸露的皮肤,眼里慢慢染上了一丝笑意。


 


“佛爷,你这是……?”


“红儿,疼。”


“受了伤还不好好歇着,跟我这磨蹭什么呢,你是狗么?”


“才不是,是狼才对。”


 


像是要印证自己的话一般,张启山张开口就着眼前白皙的脖颈就咬了下去,倒也舍不得真用力,大概是连牙印都不舍得留下的,虚虚地咬着,实实地舔过去,惹得怀中之人一阵不易察觉地颤抖。掀了那艳色的戏服手掌徘徊在那似一掌可握的腰上,张启山悄悄抬起眼了看了看那人的神色,便也就大胆了起来,落在颈间的吻细细密密的,鼻尖充斥着对方的味道,呼吸一下子就变成急促起来。




剩下部分请走不老歌【点这里】


补个简书【点这里】 总有一个能打开!




END




终于吃到我二爷,心满意足!!